按熱門時代背景瀏覽

惡夫寵妃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爬他的床時,她心里想的,從來不是男歡女愛;
拉她上床時,他心里要的,她的人跟心全都要。

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,韓敏被楚君珩撿到時,  
未及笄的她,忘了自己是誰,也忘了她從哪里來,  
只像根小尾巴草地纏著楚君珩,沒心沒肺地拐著他寵她。  
身為皇子,又是領地藩王,王府里男女大防向來嚴厲,  
可惜,韓敏老愛半夜爬上楚君珩的床,全身上上下下,  
楚君珩哪一處都摸過,甚至還與她同床共枕。
當韓家人上門討閨女時,身為將軍府的大小姐,  
被楚君珩養在后院,別說日后找好人家說親,  
光說女子那份清白恐怕都成了詬病。
看著與她行同陌路的男人,韓敏追著他問,  
他娶她可好?卻忘了,皇子的婚事,從來都是皇上作主,  
她想嫁,就算拿清白逼他娶她,那也得皇上說了才算。

好女不吃回頭草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初遇時,男人愛了不會說,不想愛卻不放手;
再見時,女人嘴上說不愛,卻忘不了這男人。

女人這輩子最怕什么,不外乎自己的男人提分手,  更怕分手就算了,
卻還得天天見面,假裝沒事。  喬西西初戀時,她愛的齊白很帥氣,
還很寵她,  她以為這輩子會一直愛這男人,可惜,她愛他,  他卻一走了之。
只是分都分了幾年,她早不稀罕了,  誰知她媽再婚,繼子卻是齊白。
喬西西有自知之明,  男人不愛她,她不會死纏爛打,沒想到,  再見面,
齊白這男人卻不想放過她。他說,  他對她有欲望,見她一次就想撲倒一次,
哪個男人想打她主意,他見一次就揍一次。
這么強勢又不講理的霸道,喬西西傻眼了,  當初分手是他提的,
憑什么現在她得乖乖跟他復合?

公子可有婚配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她死纏他時,他看不上她,卻把她藏在心窩頭;
他霸占她時,為了守住人,賠上一顆心算什么。  

吳家大軍常年駐守西邊邊疆,只是吳家少有女兒,
每一輩的女兒越發的少,是以女兒身在吳家一群漢子的眼中是無比嬌貴,
這一輩,吳家嫡系就出了一位七小姐,名叫紓梨。
西北百姓心中,能文能武的七小姐萬般好,
可惜西北沒有什么男子能治得住她。于是,七小姐被帶回京城婚配,
半路教九王爺拔刀相助,她竟半點不矜持地勾搭起來了。
這趙欽可是當今圣上與長公主的皇弟,自小被尊貴地養著,
吳紓梨沒見過男子功夫那么俊,容貌也那么俊,
不害臊地問著,公子可有婚配,她稀罕他。
為了求嫁,她追上門,輕薄了他,他卻涼涼說看不上她,
妹有情男無意,吳紓梨也不糾纏,瀟灑地揮揮手,
可趙欽這不要臉的,竟半夜爬上她的床,笑問嫁他可好。

嫁夫隨夫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初遇時,她就是他的春藥,教他傻得直追;
糾纏后,他就是她的毒藥,讓她淺嘗難止。

人稱小侯爺的墨子安,京城里橫著走的天之驕子,
當今圣上是他親舅,長公主是他娘,這身分誰惹得起?
兩年前,他像發瘋似的非娶楊采薇不可,
這不還把人嬌寵上了天。可板下臉鬧著要退親的人,
也是他,逼得皇上只得下圣旨,男女婚嫁,各不相干。
可人囂張久了,總是要還,兩年后,墨子安鬼門關走一遭,
不知又鬧哪出,竟要皇上再下旨賜婚,娶的還是楊采薇。
這女人他不想放過,也不管皇上會不會劈了他,
他只認一個理,他的女人不喜歡他,哪會讓他睡,
既然都睡了,把人娶回家也算是天經地義。

誓要泡到妻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花嫁 2
熱戀時,拐追女人,男人總有用不完的聰明體力;
熱戀時,哄騙男人,女人糊涂的臉裝了聰明的心。

四年前,孟楠暗戀肖振杰時,因為被他嫌棄不夠女人味,
她連告白都不敢就躲得老遠,決定跟他老死不相往來。
四年后,孟楠為了找男人結婚,決定認真的跑去相親,
沒想到會碰上肖振杰這冤家。他又不喜歡她,
憑什么干涉她找什么男人當老公,誰知他竟說要追她,
笑話,他這個爛人,對她又沒意思,她為什么要讓他追。
可惜,肖振杰不懂什么叫打槍,畢竟他一向被女人追捧慣了,
生平第一次揚言要追女人,哪有追不上的道理。
當女人逃,男人追時,沒談過戀愛的她哪是肖振杰的對手,
不過就這么三兩下,就被他撲倒壓上床給啃了,
她以為這男人不過當她是床伴,誰知他把她當老婆在睡。

不忘初心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女人寵不得,給她幾分顏色,馬上開起染坊;
男人哄不得,給他一絲挑逗,馬上無法無天。

沈冰心是沈侍郎的庶女,排名第五,自小沒娘疼、
沒爹護,性子乖巧,她不求榮華富貴,只求不做富人妾。
為了嫡姊能嫁入高門,她成了陪嫁小妾。身為妾被專寵,
老王妃送來避子湯,沈冰心不敢討寵,只想掙銀子傍身。
男人的真心不值錢,寄身在王爺府里,她沒名沒分,
就是個暖床小妾,一旦新妾入門,她就是個膩了的玩意兒,
為此她逃跑了,卻在出城門時被南宮晏給追上。
怒氣騰騰的他說將軍之名是他掙來的、將軍府是皇上賞賜的,
他的女人,他護得住。以后她就是將軍府的女主人,
她要做什么就做什么,什么都歸她管,她問他那也包括他這個將軍?

澀女醋男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她的男人太霸道,她說要分手,他卻非她不娶;
他的女人太難搞,他又不是不娶,她竟然鬧分手。

陳蕓蕓只是公司一個很小咖的小職員,就算能力再好,
也很難入了總裁喬奚的眼,畢竟他身邊女人不少,她不敢妄想。
誰知,她都躲得老遠,這男人怎么就纏上來了,她承認自己心動,
畢竟總裁大人是她的天菜,可她不玩一夜情,男歡女愛這種挑情手段,
她沒玩過,更不想跟總裁大人當床伴。她以為,
喬奚不過是想跟她上床,一旦玩過了,他就膩了。才發現,
自己根本是引狼入室,總裁大人哪里是想玩一夜情,
不然哪會人都被他啃了,屋子也讓他占了,他還不放手。
明明是他說想玩的,那她不想玩不行嗎?她這人很笨,
玩不過他的無賴,也趕不走他,那她去找男人結婚總可以吧?

掌家小娘子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成親前,他娶的女人不用太溫柔,討他歡心就好;
成親后,她嫁的男人不用太有錢,哄她開心就好。

徐嬌兒上無父母,下無弟妹,一個人住在山上,
旁人看她猶如女漢子似的,哪有一點閨女的嬌柔,
才會過了婚嫁的年紀,村子裡卻沒個人肯上門提親。
她本想,這輩子就這么過下去,隔壁卻搬來個文雅秀氣的男子,
他那張好皮相連她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兩眼。
本來她只想找個肩能扛、手能提,起碼不能弱不禁風的男人,
但她才說嫁誰不能嫁,就是不嫁史玄,卻被他給拐了成親。
而史玄這位受盡三千寵愛的朝中辭臣,在徐嬌兒眼中,
竟比不上個送鴨送雞的莊稼漢,身為一家之主,
對于他家這位不受教的娘子,肯定要拉上床好好管教一番。

生娃吧,娘子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與男人同枕前,沒有拿心交換,女人哪肯陪睡;
  跟女人上床后,少了撒嬌拐騙,男人哪肯結婚。

  寧啟生長得仙人之姿,又是個秀才,學識淵博不說,
  如今又做起了生意,若是嫁入門,那就是掌家少奶奶了,
  這樣的好親事,蘇慧心動了。卻不知,原來寧啟生與她成親,
  不過是為了傳宗接代,哪有什么情啊愛的。
  他一心只想要子嗣,她若是無法生育,他就要休妻另娶,
  那她不如自請下堂。可惜,寧啟生哪容得了她走,她想和離,
  不可能!他沒打算三妻四妾,更沒想找通房丫頭陪睡,
  她若是敢棄他而去,不管是碧落還是黃泉,她都休想離開,
  就是死,她也休想擺脫他,她不想生他的子嗣,也得生!

金主賢夫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的床榻,女人爬得上,卻不一定走得了;
  女人的香閨,男人走不進,卻能爬窗撲上床。

  邱府曾是書香門弟的大世家,邱嫣然身為邱府大小姐,
  上門提親說媒的人自不在少數,卻被長輩許配給了嗜錢商戶。
  她的夫家聽說是一等一的大家商戶,而據說她的夫君,
  相親相了整整五年,從大家閨秀相到低戶女子,
  從窈窕淑女相到一介村女,誰也入不了他的眼。
  這一挑剔就挑了五年,還一個都不中,有人說他好男風,
  還有傳言他有不能說的隱疾,為了邢家門風,
  邢母心一狠,決定耍一回手段逼兒子成親。
  邱嫣然明白,邢厲是她的金主夫君,
  她只是他暖床生子的妻子,后院她會幫他找女子回來養著。
  結果他卻冷聲道,他只跟她同床,生完頭一胎她得再繼續生,
  生到她七老八十走不動為止,都別想攆他去找女人!

二次情債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當女人說男人討厭,男人耳里聽的是,她喜歡他;
當男人說女人傻瓜,女人心里想的是,他在哄她。

王博倫,一個從小到大被何思悅暗戀的男人,他長得帥,
人又聰明,一直都被她拱在天上當男神膜拜,哪像她,
一個頭腦不靈光,脾氣又固執,不但長相普通、
學歷普通,還普通到沒被男人追求過。她天真的以為,
可以跟王博倫當一輩子的青梅竹馬,因為她很膽小。
直到某一晚,王博倫爬上她的床,告訴她想追她時,
她那小心肝差點沒嚇壞。外人眼中,王博倫追得狠,
何思悅躲得更兇,只是,男人真想要一個女人,
哪容得了她說不,更別說王博倫這么強悍的男人,
他想要的,就算要用搶的他也不在乎,何思悅不想給也得給。
以前,他是她心目中的男神,現在他不介意當個大流氓,
只因為,何思悅這女人,竟敢在“用”過他之后逃了!

破鏡重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愛情的合約里,女人的祟拜下,男人畫押栽了;
婚姻的交易里,男人的縱容下,女人傻得有理。

汪嘉淇一點都不想聯姻,更不想嫁給韓奕,他蠻橫又大男人,
她壓根都沒說要嫁他,甚至為了躲他的追求,逃出家門躲婚。
誰知,這男人表面看上去成熟穩重,骨子裡卻霸道強硬不講理,
她都說不嫁,他卻當耳邊風,她逃家后,他不但追上門,
還霸氣地將她打包壓上床,先拐再誘,把不諳性事的她,
生吞下肚還不饜足,最后更厚著臉皮直接賴在她家不走。
她雖嬌氣,卻從來沒想過讓男人養,只是韓奕這人,
寵人沒有分寸,不但把她捧在手心當公主哄,還說,
他是她的男人,這輩子還會是她的丈夫,她想不嫁他,
機會不大,除非他不娶,但很可惜,他的老婆就非她不可。

醉妻不認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花嫁 3
結婚前的男人,為了哄女人,酒后話很多;
結婚后的女人,為了管男人,老愛翻舊帳。

被捉奸在床就算了,這男人竟然說最差不過就是娶她,
什么叫娶她很差,她壓根沒想過要嫁給他。只是,
她跟孟北睡在一張床上,他醉了,她也醉了,
為此她發誓,她再也不碰那該死的酒了,為了爸媽,
張宜晗只好乖巧的跟孟北訂婚了。三年來,她等著孟北移情別戀,
找上別的女人把她甩了,沒想到,這男人一副生人勿近,
別說近女色了,就連倒貼的女人一個也沒見到。
她卻忘了,孟北是個壞心的男人,老愛在床上欺負她,
為人處事霸道又蠻橫。表面上裝著寵她寵上了天,
背地里拉她滾上床就算了,竟戳破保險套騙她懷孕,
這下子,她想逃婚,他哪里肯啊!

婚不當初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花嫁 1
戀愛男人,被女人的嬌氣弄得團團轉,可憐兮兮;
熱戀女人,被男人的寵愛捧成了寶貝,傻得天真。

五年前,她未婚懷孕,他爽快的說要娶她,
她才發現這男人肯結婚不過是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,
愛不愛,根本不是重點。可她愛他,她不想被他將就,
既然他不愛,她為什么不放他一馬,反正她也沒多想嫁他,
為此,她二話不說的逃了。誰知躲了五年,
黃雅雅以為自己跟孟西別說有交情,應該說是八竿子打不著了才是,
可卻倒霉的被這男人發現,她當年不但逃婚,還帶球逃了。
現在兒子五歲了,提供精子的孟西來討債了,兒子他要了,
兒子的媽,他也沒想放過,不想結婚是嗎?沒關系,那就同居。
一旦被他拐進他家,他的場子他說了算,肯定把這五年來的帳,
一筆一筆,趁著夜深人靜時,慢慢地在床上討回來!

復婚萬萬歲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男人的真心,說得容易,若不是愛上,哪肯付出;
女人的真愛,給得容易,若不是不愛,哪肯收回?

杜至誠,三十二歲,大齡男人一枚,算是個剩男,因為結過婚,
行情稍微差了一點,可他長著一張俊臉,手上又有錢,
所以想嫁他的女人依舊不少。畢竟這年頭有錢又帥的男人不多,
女人誰不愛啊,而對于跟女人談情說愛沒有太大熱度的他,
相親再婚是最好的選擇。只是,他三年前跟前妻相親時,
她說他長得人模人樣,她才給他第二次機會見面,交往半個月牽手,
兩個月接吻,半年后他才爬上她的床。怎么三年后再相親,
每個女人都像是要將他給剝了壓上床似的,教他開始想起他保守的前妻。
離婚兩年,不聯絡、不見面,這是當初離婚條件,結果,
當他看到前妻楊薇薇跟男人約會,壓在胸口的熊熊妒火就這么燒了起來,
還一發不可收拾的讓他想吃回頭草。既然他要再婚,
外頭的女人他看不上眼,那他索性拐前妻復婚。而為了娶回前妻,
杜至誠不介意任前妻欺負使喚,反正他有的是方法在床上討回公道。

戀戀不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8
  分手前,她想嫁他,可惜,他還不想讓她當太太;
  分手后,他想娶她,只是,她已經不想跟他結婚。

  相親,他的女人要跟別的男人相親?真是見鬼的該死!
  麥千雅這女人從頭到腳,每一根發絲,每一處都刻著他齊彥的烙印,
  就為了他還不想結婚,打算甩了他找別的男人,她作夢!
  她要相親,可以,他陪她相,要結婚是吧?那就嫁他,
  才知道,麥千雅桃花旺,行情又太好,陪她相親還要排隊,
  連插隊都不行。這還不打緊,他以為他是她擇偶條件,
  肯定能對號入座,才發現麥千雅開出來的要求跟他簡直是南轅北轍,
  什么叫不要太帥、不要太有錢,只要對方愿意結婚就可以,
  她會甩了他不就是因為,他不肯早婚,她不想晚婚嗎?
  齊彥突然想笑,她不想跟他結婚,沒關系,他會讓她同意;
  她想分手,也沒關系,他再追她也可以,
  可她不想喜歡他,呵,怎么可能!

守夫待嫁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9
他不愛她時,對她又冷又淡的,壓根沒往心里放;
她不愛他時,對他不聞又不問,全當他是隱形人。

齊玫的戀愛觀是,只要看上了的男人就要去追,
使小手段也可以,就是不能亂搞男女關系。
所以當她在相親宴上看到霍啟磊,得意的想著,
他那脾氣一看就是個溫和的人,跟她又急又沖的性子剛好互補,
她肯定要把這男人給追到手。誰知,霍啟磊似乎看她很不滿意,
不但對她又冷又淡,還一副沒好感的嫌棄樣,偏偏她誰都不把,
就偏要把他!霍啟磊壓根沒打算跟齊玫交往,更不要她追著他跑,
可齊玫這女流氓卻很厚臉皮的對他說要跟他交往,只因為她喜歡他,
他不做她的男朋友,他也得做。只是,她軟硬兼施,他卻愛理不睬,
氣得她只得揚言,她一定會追到他的,要他給她等著。

漫漫婚途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7
  青梅竹馬時,被他欺負得狠了,她一見他就躲;
  強迫交往時,不能折騰糾纏時,他一心想娶她。

  齊琪從小就是家人的掌上明珠,雖然她很愛哭,
  但從來沒被嫌棄,直到她遇到覃信,他不但欺負她,
  還喊她愛哭鬼,讓她逃命地躲人。她一直以為,
  她跟他的關系不但惡劣,這輩子最好能井水不犯河水。
  可躲了幾年,她不但倒霉被覃信給碰上,來不及逃就被他給逮著,
  而他這位花心大蘿卜似乎玩心大起,竟揚言要她當他的女朋友。
  齊琪自認不聰明,但她不傻,跟什么男人交往都好,
  打死都不能跟一個獸性堅強的大色狼糾纏上,
  更何況這匹狼還無時想拐她上床。她以為覃信不過是想跟她玩玩,
  他卻認真說,他跟她從來都不是玩,她傻得問,不是玩,
  難不成要娶她回家當老婆?沒想到這男人竟然點頭了!

復復得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6
  離婚前,他們相敬如賓,愛情不過是個笑話;
  復婚時,他活脫脫是妒夫,她是受寵小女人。

  婚前,她跟白浩相親,她以為童話都是騙人的,
  她才不會傻乎乎的相信這世上有所謂的愛情,
  于是她嫁給英俊有錢、能力非凡的白浩當老婆,
  半年后,她卻開口提離婚,而大男人的他壓根沒挽留。
  只是,婚是離了,人也分了,但白浩就搞不懂,
  為什么看著前妻一副要他滾遠一點的態度,他竟不爽快了。
  他不是笨蛋,也從不做賠本生意,既然對前妻有占有欲,
  那就說明,他對這女人不只是習慣,應該是上癮了,
  看到別的男人圍著她打轉,他這前夫竟大吃飛醋,
  既然如此,那他肯定要把人給逮回來。離婚又如何,
  別說她偷偷生了他的小肉球,只要能跟她上床再搞出人命,
  就算她說不吃回頭草,他也有的是辦法跟她復婚。

婚前交易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5
  教他看上的女人,冷了點、悍了點,他卻欲罷不能;
  教她心動的男人,有點兇、有點壞,她卻不能不愛。

  如果有人問陳霖什么時候喜歡吳詩怡這個沒情趣的女人,
  他根本就不記得了,他只知道他喜歡她,就這么簡單,
  包括她對他的視若無睹,所以他提出了假結婚。
  他是天之驕子,什么都有,只缺一個帶得出門,
  拎得回來的老婆;而她是天之驕女,什么都不缺,
  就少一個要事業有事業、要長相有長相的老公。
  他像一個惡魔,將邪惡的交易擺在她的面前,
  看著她一臉掙扎,他卻掛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等她上勾。
  吳詩怡以為跟陳霖假結婚,這么驕傲的男人絕對不會喜歡她,
  才發現,她是不婚主義,他是不離主義,
  明明是場假結婚,她卻被這男人給壓上床克得死死的,
  結果,別說要離婚,就連離家出走都不可能了。

隱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4
  招惹女人,不小心把她啃了,只好拿下半輩子賠她;
  勾引男人,不想要又甩不掉,只能乖乖陪他當夫妻。

  程毅良從不把女人放在心上,但對夏瑜卻是放在心上,
  因為這女人不是別人,而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,
  只是,他這老婆打從新婚夜后,就逃得不見人影。
  一年后,逃家老婆教他給逮著,可她對他不但不上心,
  還不準他將結婚的事公開,為了哄老婆回家,他對她縱容了。
  不過身為生意人,他向來不吃虧,況且他也不隨便跟女人亂來,
  也從來沒有女人敢隨便招惹他,夏瑜敢招惹他,
  招惹之后還想全身而退,沒可能,
  隱婚就隱婚,他不介意。只是隱著隱著,夏瑜才發現,
  程毅良居然上了她的床,霸占了她的人,天吶,她引狼入室了!

昏婚之夜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3
  公主遇色狼,傻得被哄上床后,大色狼卻是不給愛;
  王子看美人,怎么看怎么喜歡,小美人嫁他好不好?

  愛情游戲里誰先認真,誰就會占下風,這道理姚天樂懂,
  但她從小就中了一個叫秦逸盛的毒,沒藥可救,除了他,
  她不能愛別人,挖空了心思,再挖了陷阱,就想讓他掉進她的情網里。
  可到底是誰說,男人最好的談情對象是辦公室女人?
  又是誰說,未婚妻進公司,男人一定會好好供著?
  那為什么她用盡手段追求秦逸盛,卻發現無論她怎么追求,
  這男人都不會愛上她?他根本不愁找不到未婚妻,
  想做他未婚妻的女人太多了。她沒有受過任何挫折,
  結果情關遇了劫,她過不了,只好選擇退出。
  只是她都說不想愛了,秦逸盛卻翻臉不認帳要她不準走人。

半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2
  想要的女人,男人一向不手軟,騙都要騙到手;
  喜歡的男人,女人一向哄帶騙,拐都要拐回家。

  舒米愛生平無大志,不過就想找個男人結婚生子罷了,
  所以她直接找人相親。雖然相親男有點呆、有點木頭,
  不過沒關系,反正她要的是婚姻,不是愛情,
  所以她決定跟相親男結婚。哪曉得,婚后她才發現,
  原來她的呆呆老公根本不木頭,不但房事很強悍,
  老是折騰得她下不了床,還敢在外頭拈花惹草。
  舒米愛自認死心眼,他要花心可以,她馬上瀟灑走人。
  誰知,她以為相親換來的平凡婚姻,卻惹上了一個看似好欺負,
  其實一點都不好惹的男人。他不但床上霸道,還很不講理,
  她都說要離婚了,他反倒更寵她,而且還寵得無法無天。
  可惜,她這人不吃軟也不吃硬,她才不要跟個花心男人當夫妻,
  不管他好說歹說,揚言這婚非離不可,才發現那場她以為的外遇,
  不過是一場烏龍事件……

嬌妻要放風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嬌妻 1
  她看上眼的男人,管他愛沒愛上,先嫁再說;
  他心尖上的女人,乖不乖不重要,先娶再說。

  誰敢相信,陸成這位鉆石單身漢竟然會相親結婚,
  娶的還是個茶來伸手、飯來張口,不知人間疾苦的大小姐。
  人前,這場婚姻不過是商場上的聯姻,別說愛情了,
  他們夫妻頂多就是床伴關系。因為欠債,為了還錢,
  鄭一珍不得不嫁,她也認了。只是陸成這男人太霸氣,
  床上床下老是管她,連她想生個孩子他都要管,
  不準生是嗎?可以,那就離婚吧!
  陸成怎么都沒想過,他那從小被養在溫室的老婆給天借膽了,
  都是他的人了,還敢想離婚,要離婚?可以,等他死了再說。
  鄭一珍天真地以為陸成一定會跟她離婚,卻不知道,
  陸成可以為她做任何事情,唯獨離婚是他的底線。

王妃不乖,該罰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為了讓女人乖乖聽話,男人多的是法子讓她安分;
  想著讓男人寵愛不斷,女人老是糾纏要他多愛些。

  重生前,她是他的寵妻,卻一心想他家破人亡;
  重生后,她依舊是他的正妻,只是寵愛不再了。
  小嫡女馮思璇嫁了,而且還高攀地成了皇室王妃,
  可李奕晨待她不冷不熱。上床時他是貪心不足的男人,
  老是將她折騰得哭著求饒;下了床他卻成了寡情的男人,
  動不動就把她養在后院,不聞不問。馮思璇本想著,
  他不待見她沒關系,想要三妻四妾也可以,
  只要他別趕她就好。可惜,她不爭不吵,安分的過日子,
  卻還是被這男人給丟到別院。沒錯,她曾傷過他,
  可她后悔了。他不待見她,她都躲得老遠,
  他卻說他反悔了,只是他不放她走,她卻不想跟他過了。

初婚合約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妻命系列 4
  老婆的性感,在無意的挑逗,老公只想獨享她;
  老公的魅力,在有意的勾引,老婆只要專屬他。

  人家說青梅竹馬,不打不相識,魏楚學跟方博霓兩個冷性子,
  他不追她,她也沒愛慕他,連結婚都是談合約講條件來的。
  方博霓一門心思都在工作,她說她不當賢妻良母,
  懷孕這事,以后再說。魏楚學更是挑明,他人向來冷情,
  只想跟她當有名有實,沒有愛情的夫妻。
  可惜,打從第一晚的同床共枕,他被她不好的睡相踹下床,
  又為了不再被踹下床,他索性夜夜強行折騰她一番后,
  舒服的抱著她入睡,結果這婚姻不但變調了還不小心搞出人命。
  只是看著魏楚學從冷淡變溫柔,
  從放任變霸道,管這管那,方博霓竟跟寶寶吃起醋來了……

床婚守則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妻命 3
  爬女人的床,又被趕下床,是男人就死賴不走;
  下男人的床,又被捉上床,女人只好賣乖陪笑。

  官焱是律師,是個從沒打敗過官司的大律師,
  他不近女色、不縱性yu,獨獨對曲慧渠這女人有了欲念。
  官焱以為只消他勾勾手指,女人就會送上門,
  曲慧渠也不例外。誰知他都把人給拐回家了,
  她卻將他踢下床,不給他睡,末了還吵著要回家。
  知道她認床,官焱二話不說,直接把人送回家,
  連同自己都給送上她的床,有點小蠻橫的將她給要了。
  都跟他睡了,沒想到她壓根沒想當他女朋友,
  當聽到他過去的緋聞,他都還來不及爬上床認錯,
  她已經撂下狠話,以后再跟女人亂來,她的床就別睡了。

偷愛秘方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妻命 2
  男人選老婆,只要乖乖聽話,看順眼就娶回家;
  女人挑老公,不會拈花惹草,不用高富帥也嫁。

  認識梁燕的人都知道,這女人不追求物欲,不稀罕有錢人,
  可為了怕嫁不好被笑,她很努力相親,一心想嫁多金男。
  雖說臺灣有錢人不少,卻沒見過像康亦源這種高富帥的男人,
  還沒追上她就直接撂話,他想拐她上床,以結婚為前提的上床。
  梁燕自認不花癡,男人要拉女人上床,什么借口沒有,
  可為了結婚而上床,為了上床而結婚,虧這男人說得出來,
  好啊,只要他拐得了,大不了她就嫁他,從此陪他睡。
  身為醫師,康亦源向來自律,起碼對女人他一向很挑,
  卻一個不小心挑上梁燕這個不好惹又情商低的女人,
  如果他想拐她回家,他就要歸她管,這有什么問題,
  只要她喜歡,最好就這么管他一輩子!

床戲規則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妻命 1
  小女人帶刺,不是不愛,而是因為不敢說愛;
  大男人耍酷,不是不愛,只是換個方式去愛。

  男人都喜歡反其道而行,女人越要他這么做,
  他偏不要這么做,這是男人的劣根性。
  當蔣欣晨冷傲的不讓薄宇言追求時,他哪里肯放她走,
  在他眼中,她那嬌縱的大小姐脾氣可是讓他很想征服。
  更不用說,她還老是對他這個被女人追捧的萬人迷視若無睹,
  這般挑釁,身為男人怎么說也要扳回一城。
  男歡女愛薄宇言向來玩得得心應手,想要她當自己的女人,
  他有的是方法逼她點頭。可當她真的乖乖上了他的床,
  陪他滾了床單后,他不但沒有狠狠地甩了她,
  還有點不饜足的說:“蔣欣晨,我看上你了。”

醋桶床夫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大氣場的男人不好追,追上要賠,條件是陪他暖床;
  少根筋的女人不好纏,纏了想逃,只因為床夫難搞。

  范倪是米樂樂的頂頭上司,是她八輩子打不著竿子的大老板,
  身為公司小助理,平時看大老板都是遠遠瞄一眼。
  可現在這位像皇帝一樣矜貴的大老板,正坐在她的面前,
  與她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助理面對面,一本正經的相親。
  米樂樂心想范倪這種男人,別說喜歡,就連肖想的念頭都不要有,
  可他卻說:“米小姐,不如我們交往看看。”聞言,米樂樂悲催了,
  范倪這男人氣場大,她肯定不能坑他,畢竟他是大老板,
  她敢坑他的話,囂張的他一定會反坑的,別說斗氣了,
  就連要不要分手,也是他說了算,這算哪門子的交往啊?
  人家說肥水不落外人田,自家小助理很對他的胃口,
  身為大老板,范倪自然先下手為強了。他這人一向講究,
  平時只有他挑女人的份,曾幾何時輪到女人挑他了?
  可面對少根筋的女友,大醋桶的他,為了床事吵翻了……

大醋娘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十女人要嘛不黑心,要嘛就該啃得連渣都不剩,
釣男人要嘛不動心,要嘛就該一哭二吵三撲倒。  

他是年輕英俊的大當家,一舉一動都是斯文優雅,
更是城中各家名門千金急欲巴結的夫君不二人選。
可這么個炙手可熱的他,在余歡兮眼中卻是個大奸商。
她是商家女兒,明明長相不俗,撐得起家業,
卻是個乏人問津的老姑娘,因為她是個被退過婚的女子,
不過在顧上溯的眼中,她是個不可多得的紅粉知己。
初識時,他沒動情,她沒動心,不過是生意伙伴,
誰知,家人有意指婚,顧上溯的不娶,
余歡兮再次背上二次被退婚的惡名。
她與他自此橋歸橋,路歸路,井水不犯河水,
他顧上溯愛娶誰娶去,她不稀罕嫁!

寵婚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聽說她的夫君很冷傲,卻寵得她無法無天;
  聽說他的娘子很不乖,卻撩得他情動難耐。

  身為趙府庶女,趙蓉蓉不但不受寵,
  還生活得很拮據,天天只想著怎么攢足銀子養活自己。
  結果他爹卻要她嫁人,嫁的還是大戶人家的少爺。
  聽說這位未來夫君,不但身有隱疾,還不愛出門,
  見過他的人都說,他比仙人還好看;
  可遇過他的人都說,他脾氣壞得連佛祖也收拾不了,
  趙蓉蓉卻想,嫁就嫁吧,不受寵也罷,大不了在夫家攢銀子后走人。
  對羅逸而言,他娶女人管她是庶出還是嫡出,只要能生就好。
  誰知,趙蓉蓉這女人剛進門,就想著跟他分房睡,
  笑話,生孩子能有名無實嗎?更不用說他對她還上了心,
  庶出又如何?他就偏要專寵她一人,夜夜陪他上床暖被窩!

二手鮮妻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偶爾會拿喬,多點在乎讓他服服貼貼;
  女人情商不開竅,被撲倒后哪里有不懂的。

  她叫莫依依,是季家傭人的小孩,性情冷淡;
  季家有個少年,名叫季一澤,外表斯文溫雅。
  當財大氣粗的季家收她當養女,季一澤不但寵她,
  還霸道的奪走她的初吻,最后更揚言非她不娶。
  她傻傻的以為季一澤這輩子只會愛她、只會寵她,
  誰知,他卻冷淡的告訴她,他跟她的婚不結了。
  一年后再相逢,莫依依不敢高攀了,
  季一澤是有錢人家的少爺,她是被遺棄的養女。
  為了怕人家說閑話,她更是跑去相親。
  結果季一澤醋壇子大翻,哪里肯讓她走,
  她可是他要娶回家的女人,他后悔了……

寵妻有道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的初戀,最純最真,她卻傻得不敢去要;
  女人的初夜,男人只想掠奪,她卻傻得給他。

  沈家她最不愿接觸的人就是沈宸了,畢竟在女人眼中,
  撇去他雄厚的家庭背景,光是他高大身型、英俊五官,
  女人哪有不愛的?雖然他不是花心男,但張靜雅知道,
  沈宸看得上的女人,起碼不能是她這種陪嫁的拖油瓶。
  好多年前,她喜歡上這個男人,還傻傻地跑去告白,
  在換來了他的冷峻不耐煩后,她能躲就躲,能避就避,
  再也不敢多看他一眼。沈宸習慣主宰一切,
  女人堆里他還沒栽過筋斗,對他而言,
  張靜雅這朵小花不是他的菜,他卻為了不被逼婚而找上她。
  誰知,曾經說喜歡上他的張靜雅卻翻臉不要他了,
  不但不要,還一再把他往外推。可他沈宸是什么人,
  他一向依照自己的喜好行事,管她喜不喜歡,
  他喜歡就行,她越是掙扎,他越是要霸占她。

夜寵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夫人多嬌,大爺吃得歡快,啃得渣都不剩;
  夫君專寵,小娘子吃不消,為床事折了腰。

  姜燮廷,一朝宰相,權勢滔天、才貌雙全,
  為了躲避皇婚,娶了個無權無勢的太醫之女入門。
  原本他只想跟宦夏蓮當個有名無實的夫妻,誰知,
  向來不縱欲的他,新婚這夜,卻被宦夏蓮的嬌柔跟順受,
  給惹得欲火焚身。不但強將她壓上床,
  還不顧她啜泣的求饒,發狠地要了一次又一次。
  宦夏蓮知道,嫁為人妻,侍奉夫君是天經地義的事,
  她也想乖乖當個稱職的宰相夫人。可姜燮廷這男人,
  在床上的索求無度讓她害怕,才會異想天開地以為,
  男人哪個不喜新厭舊,只要她幫他納小妾,
  就不怕他的夜夜糾纏,正妻這名分誰要給誰,她不稀罕。
  誰知,她都還來不及當棄婦,姜燮廷卻霸道地說,
  別的女人他看不順眼,他想寵想疼的女人,只有她!

復婚人妻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天真的老婆,腹黑的老公,床上渣都不剩;
  老公太獸性,老婆不給上,床上他哄她給。

  一場企業聯姻,人人都夸孟思瑤撿到好老公,
  不只長相出眾,工作出色,還是個不沾花邊的好男人。
  卻沒人知道,柯啟德其實是座冰山,除了滾上床,
  她這個老婆對他只是擺設。反正是相親結婚,
  他不愛她,她也不愛他,長痛不如短痛,
  她索性提出分居。可當她暗示她想離婚時,
  她家老公卻不從了,知道她吃軟不吃硬,
  這男人不但窩進她的家,爬上她的床,
  還很光明正大地啃了她的人。他說,
  男人哪個沒獸性,她是他老婆,
  老公對她有獸性,誰敢說不行!

蹺班小秘書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不想對小女人下手,吃了后卻怎么也要不夠;
  沒想招惹大男人,可真碰上了哪里是他對手。

  姚志謙,外表斯文英俊,個性霸氣強硬的男人,
  他要女人,不用多說,女人肯定主動送上門來。
  可這回,他看上的女人,卻是別人家的小秘書,
  明明她的外表不是最美的,身材也不是最火辣的,
  卻讓他忍不住失控,強占了一夜。誰知,
  他都還沒趕人,小秘書卻急得頭也不回地跑了。
  明明吻也接了,床也上了,馮夢妍卻一心想跟他裝不熟,
  可惜,她想跟他撇得干凈,他卻非要她不可。
  不但連逼帶迫地要她當自己的女人,還像個亂吃醋的男人,
  管這管那。見她老是想逃下他的床,忍無可忍的他火了,
  畢竟身為男人,他的床這女人都上了,現在要走,遲了!
  不想他對她負責是嗎?可以,那就她對他負責吧。

夜夜沉歡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追求自己看上的女人,為了得到只好不擇手段;
  調情自己喜歡的男人,為了嫁他只好耍賴勾引。

  她是御史之女,從小帶發修行被養在尼姑庵,
  他是位高權重的五王爺,與當今圣上情如手足。
  第一次相遇,他從登徒子手中保了她的清白,
  第二次再見時,她是罪臣之女,
  而人人口中陰狠冷酷、橫行霸道的他卻擅自將官奴的她帶回王府。
  在卓烈桀眼中,秦悠萊不過是個五官平凡的女子,
  不但渾身沒幾兩肉,身段也不夠婀娜,可他偏偏就看上了。
  誰知,秦悠萊這不識好歹的女人卻不稀罕他的青睞,
  不但背著他留下贖身銀兩逃了,更教他氣惱的是,
  那贖身銀兩還是他給的月俸錢。她的身子,他早摸遍吻遍,
  哪還有什么清白可言?更不用說他可是對她上了心,
  盡管這傻女人想跟他劃清關系,他卻沒打算放手。
  在將她壓上床的那一刻,他惡聲惡氣的宣誓,
  “秦悠萊,從今以后,我說什么你便做什么,
  我不讓你做,你就不許做,總之你什么都要聽我的。”

離婚后再愛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身為男人,追女人不辛苦,追前妻才教走著瞧;
做為女人,甩男人不為難,甩前夫才是有本事。

邢安安覺得她的婚姻是可悲的,她的前夫可以在她說離婚的時候,
連個理由都沒問就放手,因為他們只不過是一對感情很淡的夫妻。
兩人應家長要求相親閃婚,婚後相敬如賓,他總是早出晚歸地工作,
把她晾著,所以她決定跟這個不愛她的男人離婚。
可離婚後她卻發現自己懷了孩子,更可怕的是,
她善良地沒要楚辰逸這位前夫負責,他不但不躲開一點,
還拚命地湊上來,嚷著要跟她復合。
就因為懷孕了,前夫才重新纏上她,才揚言要追她,
一切只是為了她肚子里的寶寶,不是為了她……
邢安安委屈的想,她才不要跟他再做一對同床異夢的夫妻,
就算有了孩子,她這回說不嫁就是不嫁!
楚辰逸見她嘟嘴可愛樣,忍不住地附身啄吻了一下她的小嘴,
「記住,我是你的男人。」
「你只不過是我前夫。」

自家老婆調教中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她家老公是總裁,管她吃管她住,上床都歸他管;
  他家老婆是妒妻,愛撒嬌愛纏人,每次就愛吃醋。

  侯默謙是天之驕子,也許他不是最有錢、最有權力的男人,
  但他擁有的一切都讓人羨慕不已,更何況他還有教女人愛慕的出眾外貌。
  對女人,他不挑剔,但也不想隨便,盡管面對數也數不清的相親對象,
  以及長輩們動不動的逼婚,侯默謙依舊不痛不癢,是他要娶進門的女人,
  他看不順眼,誰都別想讓他妥協。誰知道,當不算溫順聽話,
  長相又平凡的方思行跟他求婚時,他竟跌破眾人的眼鏡,
  直接拉她結婚去了。很多人眼中,方思行配不上侯默謙,
  連方思行都百思不解,憑他的能力跟條件,要什么女人沒有,
  怎么會挑上她這個打扮中性,性格別扭又沒女人味的女人當老婆?
  不過那又如何,結婚是她提的,這男人也是她挑的,他都敢娶了,
  她又有什么不敢嫁?反正沒有愛的婚姻,各過各的也省得心煩。
  哪曉得,原來侯默謙這位人前不茍言笑的老板,
  人后卻是個纏著她滾床單的大色狼。更羞人的是,
  原來,這男人老早就看上她了,她以為不愛,其實他早愛她很久了。

初為人妻(下)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不愛時,相看兩厭,恨不得一輩子再也不見;
很愛時,又想又念,只想要這一生再也不分。

蘇若吟以為解除婚約,蘇凌霄愛去哪里就去哪里,
她蘇若吟的生活,再也不會有這男人的存在。可二年后,
這個要權要勢、要風要雨的男人明明什么都有了,
卻還強勢地非逼著她嫁他不可?可惜,她蘇若吟雖笨,
但她蠢一次、傻一回就夠了,要她嫁,辦不到!
偏偏她就是斗不過這男人,他殘忍的說,
他跟她之間不是她想停就可以停,而是他說了算,
因為他是她的男人。曾經她一心只想嫁他當老婆,
現在她卻一心只想躲他遠遠的,最好老死不相往來,
他過他的,她玩她的。可這男人不但玩手段強娶了她,
還很過分的趁她酒醉偷偷爬上她的床。
她以為這男人很木頭,還很不解風情,他卻抱著她說,
他想要她幫他生個孩子,一個他愛的女人的孩子。

初為人妻(上)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她是受寵小姐,有錢有勢,卻只想嫁他當人妻;  
他是無家養子,要錢要勢,卻不想娶她當人夫。

蘇凌霄,英俊挺拔,是個冷漠強勢的冰山男,
可冷硬的他,總是拿蘇若吟這小女人很沒轍。
他是寄人籬下的養子,她是嬌蠻大小姐,仰慕他的女人有的是,
可敢厚著臉皮接近他的女人,恐怕就只有她了。
他不介意拿自己的婚姻當籌碼,可當他說跟哪個女人結婚都可以,
就是不跟她蘇若吟結婚時,是她抱著他的腰,是她哭著央求,
是她提出婚約,是她承諾永不后悔,所以他娶了她……
從小被捧在掌心呵護,要風是風、要雨是雨的蘇若吟,
除了蘇凌霄之外,她什么都有了。平時只有她大小姐使臉色的份,
但對蘇凌霄她不但百般討好,還很沒自尊地倒追他,
他不喜歡的事,她從不做,除了逼他跟她簽結婚證書。
天真的她以為,他不愛她沒關系,她愛他就好,可當她明白,
這男人從來沒在乎過她時,她不吵不鬧,淡淡地對他說:
“你要的東西,我都會給你,只要你答應我……結束這該死的婚約!”  

老婆喜歡藏秘密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男朋友太霸道,不管她想不想,直接扛上床;
女朋友太流氓,不問他愛不愛,直接拖回家。

蘇曼曼,性格火爆,工作時是十足的女王,
不工作時完全就是個女流氓。宋書遠,
她的鄰居,他們做了整整大半年的鄰居,
她老愛動不動就找機會調戲他,誰讓他長得這麼正太,
這麼萌呢!卻沒料到,兩個人的深交,
是在蘇曼曼找人暴打前男友之後,宋書遠才知道,
原來這女流氓還是個暴力女。對宋書遠而言,
這女人夠漂亮,就連一向厭煩女人糾纏的他,也動心了;
對蘇曼曼來說,這男人不夠帥,但她愛他那股MAN味。
只是,蘇曼曼的情商太低,宋書遠的霸道又有些太過,
當第三者來插一腳時,她才發現,原來,
宋書遠這男人也是有脾氣的……  

分手不分床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真命天女出現,再花心的男人,也只能甘心被擒;
  真命天子來了,情商再低的她,也會乖乖當小女人。

  蘇啟這男人,是有點冷漠,也有些無情,在他眼中,
  一向只有事業名利,女人不過是附屬品,可有可無,
  不喜歡就丟,反正這個女人甩了,下一個女人馬上就巴上來,
  況且,他從不缺女人,也從沒稀罕過。直到他碰上唐嫣然這傻丫頭,
  他眼中的她,有錢人家的大小姐,情商不高,也過于青澀,
  狠心追來玩玩,還真有些下不了手。偏偏,他一顆從沒對人動過的心,
  就對這傻丫頭,七上八下的不能淡定。誰知,他才剛要追她,
  唐嫣然竟大膽地說,如果商業聯姻的對象是他,她愿意。
  笑話!他蘇啟是誰?哪需要靠女人拓展他的事業?
  不過,這傻丫頭生疏笨拙的挑逗,一次次勾得他狼心大起,
  讓他失控地決定先將人給拉上床啃了。他這人很死心眼,
  不對女人動心就算了,一旦動了心,哪有放手的余地!
  更何況,這傻丫頭還讓他放不開手,這樣聽他的話,
  這樣為他動情,教他怎么能不愛呢?

不嫁我,你嫁誰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耍賴時的女人,不過就是為了討男人哄一哄罷了;
  吃醋時的男人,為得就是想要被女人寵一回罷了。

  任之源,年近三十,公司不小,管的人也不少,
  偏偏就管不住他家隔壁的錢念念,在他看來,
  這女的有點懶散,有點小壞心,還總是愛在嘴上戲弄他,
  占他便宜,可他卻對隨性可愛的她心動了。
  雖然,他這人平時很低調,但對自己看上眼的女人,
  他的強勢占有欲,可是高調到不行。
  錢念念以為任之源這男人斯文內斂,誰知,他竟是披著羊皮的大色狼,
  在她家,他哄著她上床;到他家,他索性直接撲她上床,
  活脫脫是頭不知饜足的野獸,讓她招架不住地扶著酸疼的腰,
  恨不得將他給踹下床。
  什么?這頭大色狼離過婚?前妻還對他念念不忘?
  錢念念瞪著眼前的任之源,亂吃飛醋的吵著要分手,
  誰知,這平時看來只會寵她的男人,
  竟然霸道冷聲說:“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,要分手,不可能!”

將軍休妻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太強勢又如何,這一生他的女人不怕他就行;
  女人太嬌弱又怎樣,這輩子她的男人喜歡她就好。

  林若水,大夫之女,相貌普通,誰知一心出嫁從夫的她,
  卻被一封休書給趕出將軍府。她以為,這輩子與石毅無緣再見,
  哪里曉得,她順手救起的重傷男子,竟是她的前夫。
  若不是指腹為婚,她不曾想要高攀,
  更別說她早已是這男人的下堂妻,可他竟敢厚顏說要娶她當小妾,
  還霸道地強逼她跟他回將軍府。林若水知道,他早忘了她是誰,
  畢竟洞房那一夜,不過是匆匆一瞥。誰知道,她前腳才逃,
  石毅這男人后腳就追上來了,看著她手里的休書,
  他冷漠地說他不曾下過休書,再說有休書又如何?
  他石毅偏偏就娶定她了。她,林若水,是他名媒正娶,
  八大花轎抬進將軍府的娘子,這輩子,
  她只能乖乖當他的將軍夫人,休妻?不可能!

嬌妻追逃夫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初見時,他想方設法,一見傾心地又追又纏;
  再見時,他囂張強勢,再見鐘情地非她不可。

  饒哲渠,性格霸道、作風強勢,五年前,為了夏恩青這女人,
  堂堂大老板的他,不惜假裝成小員工,追著夏恩青寵笑說:
  “你沒有跟男人牽過手嗎?”誰知,人是追到了,
  可他大老板卻頭也不回,轉身走人。
  五年后,再見面時,饒哲渠居高臨下地要她明白,她只能是他的。
  這一回,夏恩青卻不再嬌弱、不再傾心,面對他的追求,
  她冷淡看待;面對他沒來由的飛醋,她不理不睬。
  只是,饒哲渠這男人,一向是想要就要,就算搶也要搶到手,
  夏恩青想逃出他的手掌心,不可能!為了娶她當老婆,
  饒哲渠用盡心思,沒理由地寵人,沒道理地哄人,就怕她跑了。
  怎么知道,原來,他看上的小女人,早在五年前就是他的老婆,
  而這小女人不但不打算再跟他當夫妻,還敢簽下離婚協議書!

妒夫的掠奪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他的女人要寵,可偶爾的霸道,她不乖都難;
  她的男人要哄,可不時的撒嬌,他不愛都難。

  佟熙洛,佟家三少爺,要風是雨的他,只有他想要的,
  從來沒有得不到的,更不用說是區區女人。
  不管是看上佟家雄厚家世,還是他俊美長相,只要他隨手一勾,
  哪個女人不乖乖撲上來?偏偏,孤僻的他哪個女人都不要,
  就只看上木芷晴這個看似天真,情商又不高的女人。
  為了得到她,他腹黑的耍了手段,硬是把她搶來當未婚妻,
  不但床上誘她玩盡花樣,還成了眾人眼中的妒夫,
  到處亂吃飛醋。可盡管他無法無天的寵她,
  木芷晴這沒心沒肺的女人,卻冷淡的說,她其實不愛他。
  想走?可以,他不強留,但起碼也得把她的債還完再走!
  誰知,三年前,這女人走得義無反顧,
  三年后,她竟然敢再出現,還有,以前那乖巧聽話,
  唯他是命的女人哪里去了?此時在他眼前,
  這么不乖、這么不聽話的女人到底是誰?

只想給你當老公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被男人疼時,女人總傻傻的想,他應該是愛她的;
  被女人愛時,男人總驕傲的想,她應該只愛他吧。

  喬依依,不只美麗,還是個直來直往,干脆爽快的女人,
  她上山找朔風,不過是為了工作,可這男人竟厚顏無恥的問她,
  要不要跟他做愛?要不是為了保住飯碗,她早賞他一巴掌,
  要他有多遠滾多遠去了。雖然她是死皮賴臉,在他家白吃白住,
  但好歹她是為了工作啊。誰知,這男人死性不改,
  每天見她,不是毛手毛腳,就是又摟又抱,完全無視她的反抗不說,
  最后還很霸道的要她當他女朋友,看著眼前帥氣俊挺的朔風,
  喬依依竟傻了似的對他說好,只是這男人壓根就不是吃素的,
  趁著月黑風高,有色心有色膽的他,竟將她壓上床,
  直接把她生吞活剝,奈何,大男人的他體力過剩,
  小女人的她被折磨得又哭又求,整整一夜,這男人竟還說不夠……
  朔風第一次看喬依依,只覺得這女人是他見過,最不可愛,
  又愛逞強的女人,而且還不只是普通的恰北北。可偏偏,
  他口味獨特,這么多女人,他就正好中意兇巴巴的她,
  一心想把她拐在身邊疼著,誰知,這女人竟敢提分手!

跟他再睡一次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他以為自己不愛她,可人家不嫁時,卻愛上了;
  她以為自己不嫁他,卻一個不留神,被娶走了。

  二十四歲那年,莫岑哲收養了夏佳仁,成了她口中的大叔;
  二十八歲那年,什么樣的女人沒玩過的他,卻發現,
  對這個小自己十歲的丫頭,他不只喜歡上了,
  而且還是男人想霸占女人的那種喜歡。誰知,
  他卻在發現夏佳仁愛上自己時,狠心地丟下她走了。
  三年后,當她避而不見,想要跟他一刀兩斷時,
  一向最不愛女人糾纏的他,不但開始追她,
  還索性霸道地跟她同居。因為他很清楚,這一回,
  他不只要吃了她,他還娶定她了!
  夏佳仁還不想嫁人,盡管她被莫岑哲給包養了,
  誰教這個比她大十歲,應該比她穩重、比她成熟的男人,
  每次醋壇子打翻時,總是想方設法地拉她上床,
  無不發狠地把她折騰得爬不起床,不肯罷休……

與剽悍小姐同居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這男人有點小心眼,管這管那,連有多愛他都管;
  這女人有點傻大姐,忘東忘西,連他愛她都能忘!

  夏航軒,五官俊美,無比腹黑又心機深沉的名律師,
  向來冷靜自持的他,生平第一次把自己灌醉,即不幸地,
  被一位叫單新妮的女人給狠狠地揍了一頓。這女人,
  雖然長得清秀,食量卻大得驚人。她能一手劈開桌子,
  一腳踢飛男人,而且她一點都不可愛,也完全不淑女,
 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,她都不該是他的菜。可該死的是,
  這女人也根本不把他當男人看,在他面前,
  總是打扮得清涼可人,勾勒出她姣好身材就算了,
  可這么養眼的打扮,不只養了他的眼,
  還把他的下半身給挑得蠢蠢欲動。他以為情商不高的她,
  這輩子應該都猜不出他對她的別有居心,沒想到,
  她竟然會一改傻大姐樣,直接挑明地問他是不是要追她?
  夏航軒知道,身為男人,特別是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,
  他是小氣了點,也霸道了點,甚至還有點蠻不講理,
  可既然他都能拐她上床了,那把她拐回家當老婆,
  獨占她一輩子,應該不是件太難的事……  

放手,我不嫁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初戀時,她的青澀,他的霸道,愛情很美;
  失戀時,她的落寞,他的冷漠,情最傷人。

  黑箬橫年輕時很放浪不羈,最常做的事是換女朋友,
  除了他本身出眾的外貌,他還有黑氏家族的權勢當后盾。
  因此比銜著金湯匙還尊貴的他,悟出一個道理,
  世上的女人,除非他不要,否則沒有黑箬橫要不到的女人。
  而他換了這么多女人后,童子琳這位天之驕女,他非要到不可。
  他自認,全世界沒人比他更懂童子琳,也以為除了他,
  她的眼里不該有其他男人的存在。畢竟,青梅竹馬的他們,
  不只門當戶對,還是人人口中的俊男美女,所以他一再縱容她,
  由著她耍著小姐脾氣,讓她踩在他黑箬橫頭上撒野,反正這輩子除了她,
  他的老婆不會有第二人選。可惜,這么霸道的追求,在童子琳敷衍的交往下被迫終止。
  誰知,他才決心放手不再糾纏,
  這女人竟然委屈地說,他欺負她,
  她卻不知道,自己對她的放肆,從來都不是欺負……

休妻,門都沒有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求婚前,男人總愛在床上搞出人命,就怕女人反悔;
  求婚后,男人總愛在床上裝傻,就怕女人翻舊帳。

  童子瑜,高貴優雅童家長女,她是童氏繼承人,
  于是白慕軒卑鄙地逼迫童家,讓她成了自己的未婚妻,
  訂婚夜更直接強要了她的初夜。十年相識,五年婚約,
  她與他的相處模式永遠沒有變過,他強勢主宰,她乖乖聽話,
  誰知乖乖女第一次頂嘴,竟然是對他說,她要解除婚約!
  白慕軒,體格棒,長相養眼,雖然性格強硬得讓人不敢接近,
  不過身為公司的執行長,權傾半邊天,女人愛他的人更愛他的錢。
  盡管他不去聲色場所,不愛逢場作戲,身邊還有未婚妻,
  那又如何?有錢的男人哪個不花天酒地,可惜,
  白慕軒偏偏哪個女人都不要,就要童子瑜這女人夜夜幫他暖床!
  只是這個被他嬌寵慣養的女人,對他總是一副不冷不熱,
  從來不會貪心,不會要求,惱得他渾身不對勁。感情這東西,
  他付出多少,就要回收多少,既然聯姻是他逼的,
  人是他強要的,那他再對她霸道一次又如何?
  想跟他解除婚約?她這輩子想都別想!

老公大人很無賴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暗戀時,從早到晚,總逃不開怎么把人扛上床;
  女人暗戀時,左思右盼,總恨不得能夠多陪他一分。

  單哲典,保全公司老板,五官冷峻,身材挺拔,
  所以他的桃花一直都不斷。可惜,他這人不搞男歡女愛,
  不愛逢場作戲,因為在很多年前,當單哲典撞見童子璇時,
  這位師長眼中“不務正業”的學生老大,竟然動心了。
  所以,這么多年后,單哲典丟下老板的頭銜不要,
  直接在童子璇面前當起貼身保鏢時,一向冷酷的他,
  竟然多了股溫柔味不說,還干脆來場告白,
  無賴地要童家三小姐童子璇,接受他很囂張的感情!
  童子璇,美麗清新,善良可人,自小被財大業大的童家,
  霸氣地像溫室小花般養著,誰知她一向的乖巧,
  在單哲典出現后,完全被打破了。因為從小到大,
  不曾教童家人煩惱過的童子璇,不但愛上那男人,
  還學壞的瞞著家人,偷偷地跟他結婚。童子璇明白,
  雖然被拐上了床,雖然拐她的男人很無賴,
  可她知道這么耍著無賴的單哲典,不過是為了愛她。

寵妻過了頭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追男人這種活,不靠天時地利人合,強上就成了;
  拐女人這工作,只要有錢有人有閑,霸著就對了。

  梅默靜心想,她有錢有身材,臉蛋還是一等一的出色,
  可惜,她的男人緣很不濟,直到楚夏思這男人出現。
  為了倒追他,大女人的梅默靜說謊不打草稿,
  明明是公司大老板,非要裝成公司打雜小助理,
  明明心里囂張的想將楚夏思撲倒,卻很“俗辣”的裝矜持。
  人家都說近水樓臺先得月,他跟她住隔壁,她隨手一捉,
  楚夏思逃都逃不了,更何況她還偷窺他。
  梅默靜自認不是偷窺狂,但偷窺自己看上眼的男人,
  盯著他結實精瘦的身材,她也是情不自禁啊。可惜,
  偷窺后她發現,陽剛味十足的楚夏思,竟是個GAY,
  這一惱,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將人撲倒強吻,
  反正又不用負責。誰知,楚夏思這男人竟然在她占完便宜,
  打算閃人時,語重心長的告訴她,其實他喜歡的是女人。

小氣秘書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結婚前,女人總想著,怎么教男人開口說愛;
  結婚后,男人總想著,怎么哄女人主動求歡。

  梅默安,堂堂大公司的總裁,個性挑剔又龜毛就算了,
  吃東西挑三撿四,嫌東嫌西也就算了,可這位有錢有勢,
  英俊瀟瀟,女人緣不斷的大老板,憑什么對她這位公司小員工,
  動手動腳的,就算她跟他是青梅竹馬那又如何?
  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,憑什么他說親就親,說抱就抱,
  還過分的假公濟私,直接將她偷渡進總裁辦公室,
  自此,棠芯芯成了總裁秘書。誰知道,這男人天天上她家就算了,
  竟然還敢進她的房,睡她的床,最后還將她給睡成了女朋友!
  棠芯芯被折騰得癱在床上想,難不成她上輩子給這男人戴綠帽,
  不然這男人怎么像討債似的,壓上床就不放過她?
  梅默安不懂,他以前雖然放浪,可交往后他可是很安分,
  眼里心里就棠芯芯這個傻女人,而她卻在他開口說愛她后,
  揚言要跟他分手!梅默安自認想巴上他的女人一堆,
  可他又很不爽的承認,偏偏他就只想巴著棠芯芯這女人過一輩子!

養妻為歡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男人追求女人時,下半身的心思,只有拐她上床;
  女人倒追男人時,整顆心只想著,怎么讓他愛她。

  十年前,寧馨兒被帶進芮家,成為芮家繼承人,
  芮曄的童養媳,她不懂什么是童養媳,可是她卻喜歡芮曄,
  所以,當她偷偷的把自己的初吻給他時,她想她長大一定要嫁給他。
  寧馨兒雖然不是正牌千金,可豪門的權勢能養人,
  寧馨兒的大小姐脾氣不算大,可性子多少也被養嬌了,
  她想嫁芮曄,可他卻不想娶她,因為她是他的妹妹。
  可誰來告訴她,天底下有哪個哥哥會抱著妹妹又親又吻,
  又有哪個哥哥會半夜拉妹妹滾上床?
  芮曄,溫雅俊秀,因為多金年少,女人總愛對他投懷送抱,
  可惜他不風流,也不沾惹女色,唯獨對家里那個小管家婆沒轍,
  明明心里在乎得要命,卻總是冷漠的拒絕她的追求,
  可當她淡淡地笑問他是誰時,望著失憶的寧馨兒,
  對他冷淡又疏遠的無視時,芮曄知道,這一次他不能再放手,
  因為錯過了這一次,他怕他愛了這么多年的人兒,就要拱手讓人了。

洞房里的妒娘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初次相遇,她的清雅嬌媚,教他蠢蠢欲動;
  再次相遇,他的霸道橫蠻,教她無處可逃。

  南霧云,俊朗挺拔,腰纏萬貫,性子卻比石頭還硬,
  這輩子沒哄過女人的他,卻對當他是叫化子的女人動心,
  為了討她手里那碗湯圓,年復一年的等在原地。誰知,
  這一年的冬夜,他等來的卻是一兩銀子買她初夜,
  南霧云目光一沉,既然她是他打算八人花轎娶進門的女人,
  那提前洞房春宵的一夜,她的床上只能是他這個男人!
  柳閨語,柳家二小姐,自小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
  傳聞,她長得其貌不揚;又傳聞,她心腸歹毒,
  用盡方法想將姊夫搶來當夫君,最後卻成了街坊笑柄。
  只是,眼前這個仗著自己有錢有勢的男人,
  憑什么在占有她清白後,才問她許人了沒有?
  她不想嫁,他不只強娶,還霸氣地將她寵上了天。 
  床上,他貪婪地索求無度;床下,他縱容地將她捧在手心,
  這個強勢的男人,她明明不想交心的,卻還是愛上了……

我的妹妹嫁不得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上床前,女人傻得問男人愛不愛時,男人肯定說愛;
  上床后,女人問男人愛不愛時,男人只想再來一次。

  關徹,人稱夜店一匹狼,有閑錢卻沒閑情,工作忙碌的他,
  天天累得像條狗似的,哪有時間跟女人談戀愛,
  所以,他只能很委屈的跟女人談起一夜情。
  誰知,他家對面那位長得生澀又沒女人味的丫頭,
  不過就撞見他那放浪的情欲罷了,竟敢就此咬定,
  關徹是個十足沒大腦的獸男。沒錯,他是玩女人,
  還玩得很有格調,畢竟憑著自己那過人的腰力,
  勇猛的體力,女人只怕上不了他的床,哪還會在意愛不愛。
  只是,他關徹是不是上輩子欠這位大小姐很多?
  憑什么他這位女人堆里的浪子要為她洗手做羹湯?
  憑什么她要喊他是哥哥,他就只能傻眼的接受?
  而更教他不爽的是,從沒動心過的他,
  竟然被這沒胸沒腰又沒風情的徐詩雅給勾引了,
  不只半夜爬上小丫頭的床,還嫌睡一夜不過癮,
  所以他的下半身決定,這輩子只上她的床!

吝嗇爺的風流債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他對她,小心的疼,小心的寵,恨不得更愛;
  她對他,淡淡的想,輕輕的望,舍不得遺忘。

  溫如玉,清透美麗,權貴之后的中堂大人之女,
  她不貪富貴,不求權勢,卻被父親送入皇宮,成了寵妃,
  可夜夜侍寢的她卻還清白如處子,而保她初夜的人,
  竟是那早該教她忘了的他。可怎么辦,她想忘,
  他卻偏偏不肯放手,為了得到她的人,他擅闖皇宮,
  枉顧她的推拒,硬是拉她上床,她求饒他情火更熾,
  她啜泣他情欲更盛,只能無助地承受他如火般的蠻強,
  他說,她是他的女人,除非他不要,否則她哪里都別想逃。
  姜傾生,俊美如妖,能文能武,為了掩人耳目,
  佯裝是家道中落的商家之子,誰知家世顯赫的他,
  一向視女人如無物,卻對溫如玉這柔弱的女人傾心,
  他姜傾生若是不愛,她大可走人;可他都愛了,
  這女人這一生,除了成為他的,就算是天皇老子,
  也別想帶走他要的女人!  

被窩里的流氓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追女人不難,難的是追不上,卻又不肯罷休的死纏;
  甩男人不難,難的是甩不掉,卻又不能轉頭的閃人。

  赫連冀,又帥又多金,雖然毒舌了點,不過人家他可是癡情男,
  這么多年來,只把一個妹,卻怎么把都把不上。還好,
  赫連美男下半身的獸性開竅了,既然把不上,那就死纏好了,
  為此,他連哄帶騙地將蘇菲陽給拐回家,人前裝酷耍帥,
  人后卻是十足色胚一枚,總想著怎么扒光蘇菲陽后卷進被窩。
  只是這情商過低的女人,夜夜都被他給生吞活剝,
  被窩里滾了一圈又一圈,全身上下他該摸該啃的,全都沒放過,
  為什么她還傻得以為,他這潔癖男還有余力爬上其他女人的床?
  蘇菲陽,天真的以為赫連冀這男人,是位正直的居家好男人,
  誰知,身為獸醫的他,壓根是個包藏色心的發情流氓,
  強吻她后,才說喜歡她;硬拉她上床強占后,才說要交往。
  那她是不是該在沒出人命前,好好想一想,該怎么讓這又自負又高傲,
  追她還講究格調的色胚壞男人,開口求她當赫連太太?

押總裁上床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女人上了男人,傻傻分不清地,總以為就是一輩子;
  男人上了女人,上半身的思考,只知道是逢場作戲。

  人家都說桃花債欠不得,宋翔終于明白這個道理了,
  身為總裁的他,一時玩興大起,
  一聲令下,用他的手腕為梁青青過關斬將。本來,
  他還很看好梁青青能夠主動攀上他這朵桃花,
  可這女人不只頭腦不好使,連情商都有點低能,
  大總裁親自勾引,她卻是左一句不能陪笑、右一句不能陪睡,
  硬生生將宋翔的精蟲全殺死在褲襠里。誰知他惱得來不及發火,
  梁青青又突然藉酒壯膽,生澀的強押總裁大人上床。  
  可惜,幾場床單滾下來,她愛上他,他卻另結新歡,
  女人還一個比一個美艷漂亮。當她鼓起勇氣問總裁大人,
  她和他還有以后嗎?那一句冷漠的“沒有”教她決心放手,
  可為什么當她挽著總裁大人的好友出現時,他卻失控了,
  還不講理地,將她押到他的住處,對她又啃又咬的吃了整夜,
  更從此變成打不死的蟑螂,死纏爛打……
  她才明白,總裁大人很潔癖,除了她,他誰都碰不了!  

秘書借用中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你是我眼中的明月,有你,黑夜里我只為你放蕩;
  你是我心中的曙光,有你,愛情里我只為你獻上。

  何月,雷霆集團老板最得力的貼身秘書,傳說她眼睛長在月亮上,
  所以心性清高的她,從沒拿正眼看過老板以外的男人。
  誰知,矜持的何秘書生平一次夜店買醉,竟然青澀的交出了初夜,
  一覺醒來后還發現,一夜情的對象竟是她曾經告白過的男人凌鋒。
  本來十年前是她被狠狠拒絕,十年后換這囂張男栽在她手里,
  可凌鋒這男人的風流帳實在太多,早忘了十年前的她……
  凌鋒,多金又帥氣,人稱夜店的情場浪子,換女人如換衣服,
  穿跟脫一樣快,女人花盡心思,只想爬上他的床。
  好險他玩女人向來是風流不下流,對于滾床單的床伴,
  可是千挑萬選,誰知選了又選,偏偏挑中何月這冰山女王,
  對他不屑冷淡也就算了,竟然在滾了一夜后,板臉問他有沒有病?
  該死的女人,他凌鋒夜店可不是玩假的,敢小瞧他是嗎?
  沒關系,他正好是她老板的好友,反正他閑著也是閑著,
  決定借個秘書用用,讓這女人床上說要他,床下說愛他!

養個小老婆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懦弱的男孩,冷漠的性情,拋棄所愛;
  男人的霸道,不容許反抗,強勢索愛!

  金世成,豪門富二代,多金俊逸,聰明冷靜,
  還是個難得不敗家、不風流、不玩女人的全勤總裁。
  可這總裁還是個怪咖,對倒貼的女人,他不屑一顧,
  直到陳沫沫出現時,一向冷感的他竟跌破眾人的眼鏡,
  成了發情男,她逃他追,她躲他找,只因為,
  她該是他的女人。只是曾經傻得想愛他的陳沫沫,
  不只對他的追求冷漠以對,還敢質疑他下半身不行,
  更教他不滿的是,八年前的她,生的明明就是他的兒子,
  八年后,兒子卻是左一句“叔叔”,右一句“叔叔”。
  為此,很久不曾精蟲上身的金世成,索性二話不說,
  直接將這不該惹怒他的女人給撲上床,
  他決定要她好好體驗,床上的他,到底是行還是不行!

相公,別羞我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她睜著眼對著他說:“但愿君心似我心。”
  他笑著將她抱住,回道:“定不負相思意!”

  她與他,青梅竹馬,父母之命不得違抗;
  他與她,兩小無猜,媒妁之言正合他意。
  奈何李倩從小見他就躲,可惜,躲得了一時,
  卻躲不了他使手段討來的一包蒙汗藥。
  等不及洞房春宵,墨言強行將她帶上床,不顧她的反抗,
  對她,他的欲火猶如干柴烈火,欲罷不能地要了再要,
  當修長的手指在她身上愛撫,貪求的唇,蠻橫的撩高欲火時,
  他身上的人兒,像是要燃燒般的細喘嬌吟,想要他給得更多。
  看著他的倩兒生澀的扭動身子,欲拒還迎的望著他時,
  墨言壓抑了一夜的欲望,決心一點一滴的折騰他的小女人。
  一夜貪歡,盡管他的倩兒打算來個抵死不認,可吃上癮的他哪肯,
  于是,躲了多年的李倩,還是只能乖乖上了他的花轎,成了他的妻子,
  夜夜任他占有,在他身下承歡。只是他還來不及等她愛上自己,
  愛她如狂的他,卻忘了她,還一臉淡漠的問她:“你是誰?”

官人,請滾開

作者:金晶

小說系列(套書):單行本
  他是匹狂野的狼,只愿專情地愛著屬于他的娘子;
  她是頭溫順的羊,只奢望服侍一生伴著她的官人。

  花兮兮,溫柔儒雅,害羞可人,此生無大志,
  只求嫁個斯文的讀書人,怎知在代嫁途中,
  竟被相貌粗獷,放浪不拘的魯男子上官軒給劫婚了。
  這男人長年身居山中,哪里懂得世間迎娶的禮俗,
  霸道蠻強的他,見了小娘子,即心動得將她給扛回家。
  上官軒這個邪惡的男人,初次見面就對著她,
  做些只有夫妻才能做的親匿情事,還說想一輩子留她在身邊,
  惹得她雙頰緋紅、心跳加速。不料在洞房花燭夜時,
  情欲旺盛的他卻一反常態的溫存體貼,一整夜的生澀溫柔,
  也教她的心淪陷了。怎知,一場陰錯陽差的有心安排,
  讓她被迫拋下上官軒,只是,狂妄的他哪里肯放她走,
  這一生,她只能由他寵著護著,他倒要看是誰敢上門搶他的女人!
 言情小說作家列表(按字母排序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W X Y Z
Copyright © 言情小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4430號91
本站收錄小說的是網友上傳!本站的所有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!
執行時間 0.019952
彩票计划群都是拖 大悟县| 闽清县| 开封市| 韶山市| 高雄市| 定兴县| 武安市| 富锦市| 临邑县| 河池市| 申扎县| 安康市| 兴安县| 鸡东县| 和林格尔县| 潮安县| 轮台县| 连州市| 延长县| 高邮市| 调兵山市| 灵璧县| 兴仁县| 虞城县| 泾川县| 大姚县| 清远市| 洛南县| 湟源县| 前郭尔| 竹北市| 卓尼县| 香河县| 太仓市| 巫山县| 仁怀市| 新昌县| 澎湖县|